- Chapter 10 -    

====================本故事純粹虛構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

晚上回到家(?)的尚兒,帶著一點點擔心的心情回去...

(到底今天晚上會有什麼訓練呢....) 

 

 

 

一進屋,貴叔就彷如預知尚兒出現一樣,剛巧經過了走廊。

 


 

「嗨! 申小姐!」貴叔笑容可鞠的對著尚兒揮手。

(嘩! 避... 避不過.....)

 

 


走到貴叔面前,貴叔保持微笑的問︰「申小姐,你今天晚上有時間嗎?」

「嗯.... 有呀,是不是有什麼訓練要做呀?」自知避不過的尚兒接下話,下定決心迎接今晚的挑戰。




「是呀... 是一些舞蹈訓練,因為很快大少就要去參加一個周年宴,申小姐你將會以大少未婚妻的身份出席呢... 所以申小姐你準備好嗎?」




(嚇?! 周年宴!? 舞會的意思嗎??)

雖然有點嚇倒,不過為免貴叔尷尬,尚兒還是裝作平靜的說︰「呀... 可以呀... 哈...」




「請隨我來。」貴叔帶著尚兒起到別墅最高的一層。

「那是....?」在樓梯底下的尚兒抬高頭,好奇的盯著三樓。

(上面有什麼呢...?)




「樓上就只有一間房呢... 以前是雜物房來的,幾天前愛小姐把它翻新了。」貴叔輕淡的描述著。

「哦.....」




「請進來吧~」




「這裡被騰空出一間房間來,是給申小姐你練習舞步用的。」

「哦.....」尚兒環觀了一下四周,內心不禁嘆了口氣... 怎麼有錢人要用那麼一個大房間去做雜物房? 還要是頂樓呢....




 

「那麼,」回頭,貴叔有禮貌的詢問︰「申小姐準備好了嗎?」 

 

 


「........嗯!」回神過來的尚兒微笑的點點頭。

「好,那就開始了!」

 

 

 

「對了.... 手要放過一點點...」

 

 

 

「然後慢慢轉過來那邊....」



一小時後。。。 

 

 

「好了,基本的都教了,現在來點難的了哦。我去把燈調暗一點,再放點音樂吧。」

「是...!」


又一小時後。。。


「申小姐... 你的左腳要多用力... 不能把力都壓在男伴上...」

「是....」




「左手放在男伴的肩上... 另外右手要再拉高一點.....」

「是.............」



又再經過兩小時後。。。

 



「呼...呼....」貴叔彎下腰,帶點呼吸不順的說︰「申... 申小姐... 今天可以了....」

尚兒看到一臉青紅的貴叔,實在超不好意思。「貴叔... 你還可以嗎...? 對不起... 我... 我...」

(我果然要減肥呀...............!!)


 


倏地,貴叔又變回精神奕奕的抬起頭,微笑的說︰「當然沒事啦,申小姐你的學習能力很強,我還真自嘆不如呢!」




「貴叔你..!」原本還擔心貴叔有沒有傷到腰骨的尚兒,知道貴叔開玩笑,不禁露出沒好氣的笑容。「你不要嚇我嘛... 害我以為我太重了... 弄傷你...」

「呵呵.... 那有那麼容易,我可是大少爺的管家呢!」




「好了,我要去準備明天的早餐了,申小姐也回房休息吧?」




「噢不,我還想自己練習一下,你先去忙吧!」

「那.... 好吧... 請小心呢,不要勉強哦! 把燈調光一點免得摔倒呢。」

「嗯!!」




待貴叔離開後,心情大好的尚兒勉勵著自己..

(既然人家幫我保住我的家,那我的回報就是努力做好"未婚妻"... 跳舞應該難不到我的~!)

把這些訓練視為工作一部份的尚兒,決定努力激發內心的小宇宙~




至於離開房的貴叔....

「呀... 我的腰...」說不腰痛是騙尚兒的,只是擔心她會難過所以才硬說沒事...




「申小姐還真努力呢.... 不過.... 唉...」

看著幽靜的街道,貴叔實在有點慨嘆.... 自從大少搬出來後,除了愛小姐來的日子,這家裡實在冷清得很... 現在至少多了個人,總算熱鬧了一點...
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哎呀... 腰還真的有點痛...申小姐一個人真的沒問題嗎...」貴叔一面下樓梯,一面喃喃自語的說,正好讓步出房間的南宮望聽到。

(腰痛...? 貴叔發生什麼事...?)

 

 

 

(他剛才到那麼去了....? 是雜物房嗎...?) 

 

 


(那他們一起到雜物房幹嗎...?)

滿腦疑惑的南宮望停在通往三樓的樓梯前。




(難不成他們在收拾? 不... 不可能.... 難道是什麼新娘訓練嗎?)

凡是成為他未婚妻的人都要進行南宮家的特訓,主要是因為爺爺遺囑上寫明未婚妻一定要配合一系列條件,而然遺囑上的未婚妻條件是一個謎,所以之前的所有女子全部都經過一系列的特訓... 最後,全部都嚇跑了。 




既然大家都不知道,那到底他們是用什麼準則去對她進行訓練呢?

之前那些女的都是住在大宅,他不想問也不想知,然而現在人就住在他家,那身為房主的他也有權知道他們不是在幹什麼奇怪的訓練吧?

正當南宮望站在樓下沉思時,樓上突然傳來""的一聲巨響! 同時響起一聲"呀"的尖叫聲!




(唔............. 果然是奇怪的訓練...)




「哎呀....」剛才不小心摔了一跤,尚兒整個都跌坐在地上了。




剛才的那一跤,看來令腳跟有點腫痛....




然而,當一動腳踝的時候,一陣刺痛馬上擴散開來。「呀!」突如其來的痛楚令尚兒呼叫了一聲。




忍痛的站起來,尚兒看一看腳踝的情況,但表面又沒什麼問題....

(應該沒什麼問題吧...)




再次挪動雙腳,好像又沒有什麼問題,尚兒也再沒把剛才的事放在心上,決定繼續練習下去。




「手... 舉高一點... 腰用力一點... 然後...」




「腳要再提上一.......」




由於整個人的重心只靠左腳支撐,令剛才摔倒的腳踝馬上疼痛起來!!




疼痛令雙腳都站不穩,失去平衡的尚兒想伸出右腳站穩,卻太遲了..!




「嘩......................!!」








「你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南宮望俯視著眼前的小女子,一時之間未整理好腦袋中的句子。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而在懷下的尚兒,則目瞪口呆的盯著眼前的人。




「你........... 在玩摔角嗎?」看不透尚兒在做什麼,南宮望慬慬能懷疑是摔角之類的運動... 不然不會東摔西摔的。

呆若木雞的尚兒,對上一雙有點不耐煩的雙眼,選擇不說話。

(為什麼他會突然出現呀...??)




看到尚兒雙眼帶點迷離,南宮望顯得更不耐煩,他用低沉的聲線責問︰「你.... 你是摔壞了腦袋還是摔啞了? 怎麼不回答我的問題?」

「................」想不到南宮望吐出來的是責問,尚兒有點被問得語欲無言。




「我... 我做什麼... 不用你管。」硬板板的嗆回南宮望,尚兒不怕死的直瞪回去。

「你..!」




「算... 你的事我的確不應該管的。」瞇起眼睛,南宮望的表情變得更冰冷。

「既然如此.....」尚兒吐一吐口水,表面仍裝倔強的問︰「那... 你... 你可以放手了嗎?」




一語驚醒夢中人,南宮望這時才慢慢檢視他們現在的姿勢.....






帶點厭惡的擦一下手,南宮望馬上收拾心情,冷淡的劃清界線。「不要誤會,我只是聽到有聲音才上來... 我一直以為這間是雜物房,從來沒有上過來。」

(想必是愛那天把房間改成這個樣子... 下次見到愛一定要質問她...)




「既然沒我的事,那我不阻礙你了。」簡單的交代,南宮望就轉身離開。




尚兒則留在原地默默的等著南宮望的離開...




(幹麼一副我做錯事的樣子....)

回想起剛才南宮望的嘴臉,尚兒就有點心不甘、情不願了...

 

 

 

(不過... 他還是有出手相救... 而且近看真人的話...)

騷騷頭,尚兒的臉頰泛起一點粉紅。「還是不要亂想了...」

 

 

 

 

「.......」




回到房間,南宮望坐到床的一邊,順便平伏一下心情。




(女人..... 我最討厭了.....)


 

回房後梳洗過的尚兒,臨睡前漫無目的地坐在小椅子上,不禁回想起南宮望的事情。

(人家說,同性戀有分先天跟後天,那到底他是先天還是後天呢?)

 

 

 

(如果是先天,那他爺爺不知道嗎? 為什麼還要迫他娶老婆? 那不就苦了那個女的?)

可惜,倦意來襲的尚兒腦袋已經想不了那麼多,她趕緊爬上床去睡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天使魚 的頭像
天使魚

天使魚@窩

天使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