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Chapter 12 -    

====================本故事純粹虛構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
(這是什麼來的?)




遠方的吧檯上,放著3杯盛著透明液體的玻璃杯,被冷落在一旁。




走到吧檯前,尚兒好奇的瞧看杯中物,怎看都像是清水類的東西。




單純的覺得是貴叔把飲品放在一旁忙了收拾,尚兒好奇的把杯子拿起...




咕嚕的把杯中物都喝下去了....

 (唔.... 有點酒味... 不過還蠻甜的~)

 

 

 


 都已經夜深人靜了,那幾杯飲品不喝遲早也會被丟掉,而且味道還滿不錯,於是尚兒又拿起另一杯了。

 

 

 

「這到底是什麼來的....」口中呢喃了幾個字,尚兒又乾一杯了。

 

 

 

(明天要問貴叔,這到底是什麼東東來的~)

 

 

 

「這酒送去周年宴上實在不行....」另一邊箱,有人又出現在後園,而且也是在喃喃自語︰「這種白酒的果味雖然是很易入口,卻太濃了... 實在不適合在宴會上用...」

 

 

 

「終於記得今晚試酒,不然當天才知道的話就麻煩了。」不用說,來者當然是屋主南宮望。「還好供應商未睡,還可以即時幫我訂別的白酒回來...」

 

 

 

「把酒倒了之後睡.............」那個"睡"字還未說完,南宮望就看到一個不速之客出現在後園。

那麼晚了,為何仍會看到她? 正當南宮望想出聲喝叫尚兒時,尚兒已經作出反應了。

「嗚嘩~~! 咕瓜啦夫~」

 

 

 

「馬啦屁不啦... 哈哈哈哈....」

 

 

 

「丫什麼嘛... 哈哈哈... 我呢S大白G.... 哈哈哈!!」

 

 

 

「..............」

(她在說... 彿地魔的爬說語嗎?)

 (這是......?!!!!)

 

 

 

「NO...NO...NO.........」

不用細想,想也知道眼前的人剛才做了什麼事。

 

 

 

「What the....F.... 唉.....」一掌拍在自己的頭上,除了無奈還是無奈,十萬個無奈此刻在南宮望的腦袋傾巢而出的跳出來。

他生平最怕見到的人,就是發酒瘋的人,偏偏這次還要是女人。

 

 

 

「哈哈~~ 嫲嫲你看~ 我會單腳跳啦啦啦啦~~」

在一邊發酒瘋的尚兒完全沒留意到身後的南宮望,繼續自顧自的自娛著。

 

 

 

「很快我們... 我們就回家啦...... 啦啦... 啦...」

 

 

 

「碰啪!」一聲巨響,尚兒就醉倒在地上了,而還未來得及反應的南宮望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的發生。

 

 

 

揉著額角,南宮望的理智正在逐點崩塌....

(這個女人............!!)

 

 

 

要慶幸她終於收聲了? 不,實情是她醉了,更不好應付。

唯今之計,當然是找屋裡另一個,也是唯一一個可以幫到自己的人...

 

 

 

(貴叔... 貴叔...!!)

 

 

 

(但.......... 現在已經是深夜了,貴叔想必已經睡了... 那麼...... 算,管他睡不睡,那女人還是得被抬走!)


 

 

<<翌日>>

 

驀地的驚醒,發現已經快到中午了....

尚兒呆坐在床上,一時反應不到....

(我... 什麼時候回來房間的...?)

 

 

 

「..............」

怎樣也想不起............

 

 

 

總覺得是發生了一些事.... 尚兒困惑的皺著眉...

(昨天我到底是什麼時候回房間的...)

 

 

 

勉強的走下床,一股虛浮感馬上來襲...

(我的頭.... 痛痛痛.... 昨晚到底....)

 

 

 

一邊輕拍額頭,一邊努力的回想著的尚兒,偏偏腦袋這次不聽使喚,半點記憶都沒有。

 

 

 

(昨天... 我好像喝了什麼的.... 之後.... 我就什麼都不記得了....)

 

 

 

(到底我喝了什麼...??? 我之後又做了什麼?? 千萬不要發生什麼事,就算真的真的發生事也好... 也千萬千萬不要是什麼丟臉的事...!)

 

 

 

(丟臉.... 丟臉嗎...?)

突然想起南宮愛之前曾千叮萬囑自己不要做丟南宮家臉子的事,尚兒更加懊惱,她不曾試過這樣的,到底昨晚是怎麼了?

(南宮愛...... 南宮望..... 對了...... 我好像昨晚有見到他.........)

 

 

 

「..............」

 

 

 


腦袋突然彈出一個模糊的畫面...

(這是.......)

 

 

 

『唔... 嫲嫲... 尚兒好想你呀....』

『我盡力了... 我真的盡力了... 你要等我呀... 嫲嫲...』




(這是什麼一回事?! 我昨晚發生什麼事?! 他跟我........)




「申小姐,請問你醒了嗎?」門外傳來貴叔的聲音,瞬間打斷了尚兒的思緒。

驚魂未定,尚兒慌張的回答說︰「是... 呀....... 貴叔! 請進來,我有事問你!」




「是...」一進房,見尚兒未有更衣,貴叔不解的問︰「咦... 我、我還是先出去吧..」

「不,我沒所謂的。」尚兒搖頭,示意貴叔回來。




「貴叔,」尚兒緊張得掌心都冒出汗。「我想問.... 昨晚... 你送我回房的嗎?」




貴叔的雙眼有一剎間猶豫,但後快就恢復過來了。

「申小姐,你都忘了嗎?」貴叔不答反問。

「嗯... 基本上是什麼都不記得了...」




「昨天... 申小姐你喝醉了....」貴叔面有難色的說著。

喝醉!? 不會吧...!! 目瞪口呆的尚兒差點驚叫出來,但她努力壓抑著,僵硬的點點頭,示意貴叔繼續說下去。




(貴叔一說... 好像的確是有人送我回房間的...)




「昨天晚上申小姐你喝了大少爺為周年宴準備的酒,這種酒果味很重,但偏偏很濃烈,平常不會喝酒的人是不可以一次過喝太多的! 後來申小姐你醉了,剛巧我被大少爺叫過去收拾酒杯,就見到醉倒的你了!」




「由於怎樣都叫不醒,我唯有抱起申小姐你回房間了。」





「把申小姐你放到床上後,我就離開了...」




「就這樣? 所以... 南宮望不知道??」發覺整件事中間都沒聽到有"南宮望"幾個字,那應該只是她記錯了?

「那個.....」




「少爺說他看到你去了酒吧那邊,才叫我去收拾酒杯的... 他知道你有喝酒,但應該不知道你有醉倒... 吧....」貴叔別過臉,眼神變得迴避了。




(原來如此... 那可能我有看到他,但之後喝醉了,把事情都搞錯了...)

「我明白了,謝謝你呢,貴叔。」

「不...」貴叔垂下眼簾,避諱的說︰「那... 沒事的話,我先出去了。」




之後,貴叔就匆匆離開了房間...




「呼... 還好有貴叔在....」

想起昨晚自己居然發生如此荒唐的事,尚兒不得不再次嘆氣,並告誡自己不得再犯。



回到書店的尚兒,專心的站在書架前,想看有沒有什麼書是關於宴會禮儀呀、談吐舉止等等...

(呀,看看這本吧!)




偷懶地認真的坐在電腦室,尚兒專心的細看內容,努力的增值自己。




把書放回原位後,尚兒不忘重溫一下舞步...





為避免自己出現同手同腳,尚兒一有時間就複習著貴叔教的姿態、動作... 因為周年宴就快到了... 尚兒內心也緊張得不得了...




太過沈醉於自我的尚兒,當轉身看到老闆瞪著自己時,不禁全身一震!

(呀... 忘了老闆在呢..!!)

老闆早在前幾日開始就留意尚兒的古怪舉動了,老闆忍不住問︰「尚兒,你到底在搞什麼東東?」

 

 


騷騷頭,尚兒低頭笑笑口的說︰「沒啦.... 只是最近多了一些興趣....」

當然,她不可能把現在自己的處境告訴老闆啦!

「呀! 夠鐘了!」看一看鐘,已經過了下班的時間。「那我先走了!!」

 

 


老闆還未回神過來,尚兒已經往外奔跑了。

「哎呀呀... 走得真快... 小心點呀!」

「是..!!」

 

 


在回去的路上,尚兒認出前方的車子是南宮望的。

(呀... 真巧... 呀! 那一會不就要跟他碰面了?)

倒抽一口氣,尚兒有點不情願呢... 自從上次南宮望出手救了自己後,總覺得他好像更加避開自己了... 一會碰面,不知會否尷尬呢?

 

 


但似乎,尚兒想多了,因為南宮望的車子以光速駛回大屋了,尚兒的電動車只能在後面吃塵。

(他.... 他果然是避開我....)

 

 


駛到大門口的尚兒,遠處聽到貴叔上氣不接下氣的叫著『大少爺』幾個字,看來那個南宮望真的跑著走....

(唉... 我有那麼恐怖嗎?)

 

 


把車駛入車庫後,尚兒慢慢的走出來。

 

 


今天,她晚上的"課程"仍然是跳舞,她得再加把勁把竅門記住。

 

 


「申小姐,你得把肩膀再向上提起一點呢。」

「是!」

 

 


「對了... 對了... 申小姐你的腳尖位置耍保持著哦~」貴叔熟練的帶領著尚兒起舞,而這次終於沒再被尚兒踹中了。

「嗯嗯。」尚兒高興的附和著。

 

 


接受了幾天的特訓,基本的華爾滋多多少少還是能記住的,尚兒內心實在為自己那麼一點點的成就而竊喜了一下。

 

 


但... 如果對象是南宮望呢...? 那到時還可以跳得出嗎?

「好.....」確定最後一下的拍子,尚兒不但跟得上,而且舞步全對,貴叔終於放下心頭大石了。

 

 


「大成功~! 申小姐你這樣一定沒問題的!!」貴叔開心得手舞足蹈。

「真的嗎? 那大好了~!!」尚兒也終於鬆一口氣,一直擔心應付不來的舞步,最後果然可以克服到呢!

 

 


而在樓下的南宮望,經過時剛好聽到他們的歡呼聲。

(他們在叫什麼.... 那個女人的就算了,連貴叔也....)

 

 


(哼,反正學了也沒用,因為... 我根本不會跟你跳舞....)

 

 


 

==================我是分隔線==================

終於趕起了第12集= =""

今天是中秋節,希望大家團團圓圓~~

中秋節快樂呀~^^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天使魚 的頭像
天使魚

天使魚@窩

天使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